高考十年后的作文

2018-06-09 15:05:00

两年前一时兴起根据上海2016年高考作文题写过一篇东西。我是一个散漫的人,活到这个年纪坚持的最久的事情应该就是呼吸了,所以也不奇怪去年没有把写高考作文这个怪癖坚持一下。今年也是凑巧,在6月份这个高考时节有了比较大的情绪波动,激发了一点点的表达欲望。所以趁着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,补上作文,聊以慰藉。

2018年上海高考作文题

无题


    广袤无垠的草原上有一棵大树,谁也说不出这棵树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在这个地方的。和大树身边的小草比起来大树显得那么高大,但如果是见过原始森林的冒险者,肯定会认出来这棵树不过生长了二三十年罢了。大树知道世界很大,因为草原都已经没有边界了,何况草原外还有繁华的城市。但大树喜欢草原,在这每天能看着牧羊人赶着成群的羊,跟着日出从东往西,又跟着日落从西往东。大树长在草原上,虽然孤独但是安逸,不用担心头顶的阳光被楼房遮挡,也不用害怕要努力扎根才能吸取养分。

    大树喜欢白天。白天会有赶着羊群的牧羊人。在这一望无际的草原上,大树就是牧羊人的灯塔,大树给了牧羊人方向。中午的时候牧羊人还会来大树的树荫下乘凉,有时候牧羊人会带着孩子,从大树上取下一片树叶,轻轻放在唇间却能吹奏出草原的声音,悠扬而清脆。孩子顽皮的时候会爬到大树身上,他看着远处,心里有了远方,会变得特别宁静,眯着眼靠在大树身上打瞌睡。而大树在这个时候,每每都会抖擞精神,警惕草原突然而来的大风,同时又怕孩子在自己身上睡的太熟,侧身滚下。

   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大树慢慢的长大。大树坚信他会继续这样在草原上矗立几十年,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。

    有一年夏至未至之时,大树和以往一样等待着炎炎夏日的到来。他已经在春天里准备了很多养分,长满了叶子。只有厚厚的树叶才能在夏天最热的时候挡住日光,这是大树这些年的经验。那一年夏天来之前的风特别猛,雨也特别大。强劲的风里夹杂着远方的味道,有草根,有泥土。大树甚至还见过一个塑料袋,飞的忽高忽低,幸好没有撞在大树身上,不然他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慢慢风也停了,雨也过了,草原又趋于宁静,小草疯狂的生长,那势头就好像如果没有羊群来干扰,小草也能长过大树一样。

    清晨醒来的大树觉得身上好像有些异样,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,抖一抖树叶,却看着自己长的如此茂密而沾沾自喜,忘了原本为什么要抖。这一天牧羊人忙着赶羊群去吃最鲜美的草,没有来树下,羊群吃饱了又要趁着太阳还没落山,把羊群赶回圈里。夜晚总是如此的漫长,也是大树最孤独寂寞的时候。忽然大树想起了白天的异样,但其实那个异物已经自己跳到了大树身上,发出了声音,在这空旷的草原上振聋发聩不绝于耳。原来是只蝉。大树转头问蝉,“你是谁?”。蝉笑笑,表示自己白天休息的很好,抖抖翅膀,动动触角,准备开始夜晚的活动。大树没有见过蝉,更没见过晚上还如此活泼的蝉,他忽然来了兴致。大树和蝉聊了起来,他问蝉从哪来。蝉说她来自南方,那里高楼林立,五光十色。大树又问蝉为什么会来到草原。蝉说她也不知道,醒来就已经在大树身上了,而且周围景色都变了样。蝉也问大树,为什么大树会长在草原上,大树的朋友在哪。大树自己也说不出来是怎么来到的草原,但是大树给蝉讲了牧羊人的故事,讲了白天草原上的一切,大树欢迎蝉来草原,他还问蝉需要什么,大树愿意帮她。蝉又笑了,蝉说她听说过草原,她的朋友也来过草原。蝉给大树讲城市里的故事,讲城市里的树长什么样,讲城市里的树上的蝉是什么样。大树听的聚精会神,他隐隐觉得自己曾经到过城市,但是大树在乎的好像并不是城市,他喜欢在宁静的夜晚和蝉这样聊天,蝉让夜晚的大树也有了作用,更重要的是,大树觉得,蝉也需要大树。

    这样的日子过了很多天,白天的大树依旧给牧羊人遮阳,晚上的大树会和蝉一起度过,仿佛一天变成了两天一样。

    有一天,牧羊人依旧赶着羊群,但却早早的来到了大树下。牧羊人说,“树呀,我的孩子很喜欢你,他说你的树荫特别阴凉,你的树枝特别坚固。我也很喜欢你,用你的叶子我总能吹出我喜欢的声音,有你在草原上我也不用担心迷失了方向。我们都需要你”。大树很开心,但是他却想起了蝉。牧羊人刚刚来到草原上的时候并没有这么依赖大树,大树也没有在夏天来临前长满叶子的习惯。但是久而久之,大树让牧羊人越来越信赖,就好像大树长在草原上的目的就是为了给牧羊人带来方便一样。但是蝉呢?为什么命运让大风大雨把蝉带到了大树上,让大树认识了远方的城市,认识了蝉。现在的大树也想在城市里给蝉一个栖息的场所,在夜晚里看蝉尽情的欢乐。大树还想要蝉能给大树讲更多的故事,讲蝉才能看到的这个世界。大树这才发现,他也需要蝉。

    蝉走了。大树也不知道蝉是哪天走的。每到夜晚,大树看着漫天星空,总会想起蝉,甚至孩子躺在大树身上的时候,大树也会想蝉现在栖息在哪。再后来,牧羊人变了,牧羊人已经对于这片草原了如指掌,没有大树他也能赶着羊群去吃最鲜嫩的草,日落之前再把羊群赶回圈里。孩子也长大了,在大树身上已经躺不下了,也渐渐不和牧羊人一起来草原牧羊了。大树也变了,大树经常会看向南方,蝉来的方向,他会静静地矗立思考,他发现夜晚的时间是最好的时候,可以思考很多事情,比如天有多高地有多厚,他甚至思考他为何只在这片草原。大树发现他更喜欢思考了,也许思考才是大树的宿命。

    也许大树会依旧矗立在这茫茫草原上,但是蝉却已经变成了大树心里永远的需要。